樂迷碼頭上的船撰稿《我和趙雷的音樂之緣-隨筆》

第一次看到你是在快男的直播上,感冒,窩在被子里轉臺轉來轉去,轉到你在唱人家,我流著鼻涕心里喊了句,牛逼~
然后就一直看快男,看到你把辭行唱完。

再后來你回北京了,看到豆瓣上有趙照的小型專場,說你會來捧場,就下班后奔過去了。等了很久你才來。現場很鬧騰,一群剛畢業的小孩在喝酒,大聲吵鬧,還時不時要讓你點唱流行歌曲,氣氛尷尬。你很敬業地唱了好幾首自己的歌,喝了點酒。從你眼里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幾年前剛來北京時打拼的樣子。

最后一次聽你的現場是在微薄之鹽,9月18號。滿場的蠟燭。聽完了你唱再見北京。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。

再然后10月初,我離開了奮斗了4年的北京,工作調動到了上海。我想我今年可能都聽不到你的現場了。這里的同事跟我說,我們去聽爵士吧。

接著各種忙各種出差,曾經連續三天沒怎么合眼。身體和心里都疲憊不堪。大家都是為了生存,或更好地生存。工作對我們來說只是一種生存的形式。

晚上回家翻到你的視頻聽,聽到畫,聽到小屋,聽到辭行,聽到難受,聽得一身雞皮疙瘩。北京的點點滴滴在我腦海中刷地出來了,鮮明而美麗。

我想音樂之所以美好,是因為它能喚起人的回憶,讓人在現在這個社會上忙忙碌碌失去方向時提醒他,美好的東西一直都在那。就像一把鑰匙,能隨時打開那些閃光的盒子,里面藏著的都是最初的單純和執著。

我打心眼佩服為了這些單純和執著而一直努力的人。我們曾經有機會成為你,但我們為了生存,放棄了一些美好的東西。

我們是80初生人,我們大部分人努力的方向都偏離了自己最初的愿景。大家麻木地工作,麻木地往前趕,沒有人去回頭想想為什么。

我們都是在生存,而不是在生活。而你的歌,是我們聊以慰藉的藥。

- 半夜隨筆,與80初生的歌迷共勉。

文 / myleizi
2 COMMENTS
  1. 2010/12/12
    宅男

    確實牛逼

  2. 2010/12/17
    南京男科醫院

    寫得很不錯

LEAVE A REPLY

loading
女校啦啦队免费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