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貼導演張揚對趙雷音樂的評論

火塘里常來一個拉馬頭琴的雷子,拉到高潮處就就拉《萬馬奔騰》。一天,來了一個彈吉他的,是唱自已歌的雷子。

這雷子從西藏流浪過來,他的歌帶著他深深的情感記憶。有一首《姐姐》,大概唱的是:姐姐就要去遠行,弟弟送姐姐一件御寒棉祆,姐姐走了,弟弟擔憂姐姐不知是否帶上棉襖,擔憂寒夜里的姐姐是否孤單……那如泣如訴的蒼涼和揪心的牽腸掛肚,好幾次把大家都唱哭了。我、張揚、亞鵬也哭了,人在旅途啊,內心的那片孤寂的荒原被雷子的歌聲給撩撥開了,不相識的人仿佛用淚水洗去世俗的塵埃,荒原長出一片良知的綠野。

剎那間,火塘成里為一個心靈交匯的源頭。有一天,雷子說他要走了,在火塘里與大伙告別,唱著唱著,那憂傷的思緒又邁進每個人的內頭,火光舔著一雙雙淚眼,我們舍不得雷子,但深知雷子的歌是行吟出來的,如果他不行走,他的歌就沒有生命了。

4 COMMENTS
  1. 2010/05/22
    雷迷

    原來是沙發

  2. 2010/05/22
    匿名

    聲音不對呀??????

  3. 2010/05/28
    非非快跑

    地板

  4. 2010/06/04
    匿名

    原來還會馬頭琴啊?

LEAVE A REPLY

loading
女校啦啦队免费试玩